白小姐开奖结果|白小姐的马报图
您的位置:首頁 > 資訊 > 圖片 >

老太狗9年為流浪狗耗資30萬 丈夫生病卻無錢做手術

來源:成都商報     時間:2017-12-26 13:35:07

一個套一的房子,四條狗,幾條破棉絮,一個63歲的老人李時軍拄拐杖和狗同居,而妻子朱小平只有傍晚收拾完流浪狗才會到這里坐一會,又回到狗場繼續照顧她收養的120條狗,在今年3月份之前,李時軍和妻子吃住都在狗場。

“我干不動了,身體不行了,養狗好累嘛。”李時軍說,今年6月2日他因為腰椎管狹窄癥入院,醫院建議手術治療,費用高達七八萬元,無錢醫治的李世軍不得不選擇出院。“收養流浪狗八九年,先后砸進去30多萬,如果不收養流浪狗肯定有錢看病。”

干不動 丈夫帶著工資卡悄悄跑掉

2008年因為收養流浪狗而賣掉房產,讓喜歡收養流浪狗的朱小平備受關注,在這九年期間,朱小平在外為買狗糧籌資奔波,而扛狗糧、煮狗食都交給了年長她9歲的丈夫李時軍。

“每天煮一頓好累,那么多狗,好大一鍋。”李時軍說,到今年3月份他們兩個收養的流浪狗已經達到120條,可是即便如此,妻子朱小平在外見到流浪狗,還是會抱回來。“已經說了好多次,人有多大的腳就穿多大的鞋,不要超出自己的能力之外。”

可妻子朱小平不聽,李時軍4400元的退休工資和妻子1000多元的退休工資,基本都耗在狗的身上。

3月份的一天,天蒙蒙亮,趁妻子還未起床,李世軍揣上工資卡和身份證,偷偷地跑了,跑到表哥家里躲了起來。

“我真的干不動,腰酸背痛,真的沒有力氣了。”李時軍說,他快要滿64歲了,即便是廠里工作,干到60歲也夠了,他又老又病還得為流浪狗操勞。

朱小平說,那個時候的李時軍又黑又瘦,臉色青黑。起床后發現丈夫不見了,她幾次撥打電話都沒有人接,她瞬間慌了。

“他把工資卡和身份證都帶走了,這么多狗兒我要怎么辦?”朱小平說,電話終于打通了,丈夫在電話中“求放過”,電話中談判,自己不再住在狗場里,要單獨出來租房子住。

朱小平同意了,在洪河城市花園租了一套一讓李時軍獨居,朱小平依然住在狗場 ,隔兩三天給丈夫買菜回家,飯依然是丈夫自己在做。

“他現在還是能動嘛,如果真的癱瘓在床到時候再說。”朱小平說,反觀狗場,一時半刻都離不了人,晚上不管再冷都要起來趕狗,否則這些狗會因為相互撕咬而死傷。

丈夫生病沒有求助 而狗場搬遷終于求助了

今年6月2日,李時軍因為腰疼而入院治療,被診斷為腰椎管狹窄癥,醫院建議手術治療,住了一個禮拜,李時軍主動出院了。

“家里就沒有錢,動手術要七八萬,我們兩個人每個月的工資都砸在狗場,哪里來的錢”李時軍說,心氣上來時候會埋怨妻子幾句,兩人爭吵,時間久了也明白多說無益。

無錢看病,李時軍都沒有想過離婚,他自己退休工資遠遠高于朱小平,如果攜帶工資卡離家出走,的確能夠夠上更好的生活。

“但是沒有了她沒有了女兒,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,死了別人都不知道往哪里報信。”李時軍說,何況夫妻已經20多年感情,妻子看到流浪狗總是心軟,一心軟就抱回家,他只能以最大的能力去協助她,“如今我也協助不了,只有一個人出來單住了。”

即便到了這個時候,兩人也從未想過求助。

“做好事不留名,要不別人總是說我們用狗來行騙,我們騙過什么呢?沒有房子沒有車,連病都沒有錢看。”李世軍安慰自己,反正自己也不想動手術,真的動手術還要有人照顧他幾個月,哪里來的錢請人照顧呢?

病就一直這樣拖著。直到十幾天前,朱小平哭著向一名愛心人士求助,狗場被通知要求搬遷,必須在15天之內搬完,搬家是一筆不小的花費,而丈夫半年的“擅自離崗”,也讓她感到難以為繼。

一名姓楊的愛心人士幫助了她,為她請了一個60多歲工人,為此支付2000元的工資,還每個月購買10袋米作為狗糧,有了這筆資助,她重新在一個山上的民居租了兩棟民房,安置了120多條狗狗和10多只貓。

希望好心人可以幫丈夫出錢做完手術

12月25日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朱小平的新搬遷安置好的狗場,兩棟水泥樓房搭建了彩色鋼棚,隱藏在一片竹林中,顯得幾分寒酸蕭瑟。記者還未走進,幾十條狗同時狂吠。

晚上7點,朱小平和記者約好去看望丈夫,可是整整等待了一個多小時,朱小平才遲遲出了門。“每次別人喊我出門都是很慢,要很久,沒有辦法,不把狗安頓好晚上他們要打架。”

30分鐘后,抵到了洪河城市花園,李時軍還未吃晚飯。這是一個非常狹窄的一套一房子,客廳放了一張布沙發后,僅容兩個人同時通過,因為狗場安置不下,李時軍還幫忙照顧4條狗,見有客人到來,李時軍拄著一根拐杖前去燒水,身穿單衣,體型削瘦。

“現在我都輕松多了,我還有好幾天好日子過呢?”李時軍說,現在這個樣子“也是沒有辦法”,妻子每天泡在狗場,現在每天陪他的只有四只狗,天冷了狗狗愛烤火,每天擠在一堆,他心里也變暖了。“畢竟還是一條生命,在外沒有人管日曬雨淋還是多可憐的。”

說起未來怎么辦?

“能怎么辦呢?一直喂到自己動不了的那一天,已經跨出去那一步了,怎么都收不回來了。”朱小平說,家人常常說她,可是誰也拿她沒有辦法。

此次,因為某個視頻平臺的拍攝,再一次引來了記者。

“也不是我們主動求助的,如果真的有好心人幫助,我希望可以有人出錢幫他把手術做了,把拐杖丟了。”朱小平說,再幫忙買幾袋狗糧,讓她壓力小一點,她就心滿意足了。

相關文章

白小姐开奖结果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黑龙江福彩36选7中奖号 中国山东时时 360彩票走势图 江西时时投注网站 腾讯分分彩下载免费 新疆时时三星和值lm0 20选5中奖金额 赛车怎么看走势抓号